人才资讯

IMD发布世界人才竞争力排名

来源:“大国人才”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8日

IMD世界人才系列报告主要对各国和地区培养人才以及吸引海外人才的能力进行评估,它追踪收集了2005-2015年以来的人才数据,并对各国和地区的人才竞争力进行了排序。

2015年11月,IMD国际竞争力中心发布了2015世界人才报告,公布了包括国际竞争力年鉴中包含的所有国家和地区(61个)的人才竞争力排名。

IMD世界人才竞争力的评价因素

人才竞争力排名是根据三个因素来确定的,这三个因素是:投资与发展人才;吸引与留住人才;人才准备度。

投资和发展人才:主要考虑了对自有人才的投资和发展,包括在教育领域的总体公共支出,通过整合公共支出,跟踪在教育领域的公共投资规模;学生和老师的配备比例,通过学生和老师的配备比率关注教育质量;学徒制和企业员工培训;女性劳动力所占的比例。此外,为了满足社会的健康需求,卫生设施的质量也备受关注。

吸引与留住人才:不再只关注本地劳动力,而是整合国家力量发展海外人才市场,指标包括在特定经济条件下的生活成本和生活质量;企业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评估人才外流对于国家竞争力的影响;工人积极性,对于一个国家想留住高效的人才,工资或税收水平至关重要。经理人报酬和服务业报酬水平和个人有效所得税率;整合各种措施来保证个人安全和保护私有财权,这对特定经济条件下增加吸引力发挥着重要作用。

成功的投资与发展人才和吸引与留住人才的能力反映了一个国家留住人才的能力。人才准备度因素着眼于人才的背景,指标包括劳动力的增长和技能的质量;现有高级管理人员的经验和能力;教育系统(为了迎合企业对人才需求):评估教育系统是否满足竞争经济对于人才、高等教育和外语技能的需求;学生流入和教育评估。

IMD 世界人才排名情况

在2015年 IMD 世界人才排名中,瑞士、丹麦、卢森堡、挪威和荷兰分别位于第一到第五位。

投资和发展人才因素。与2014年的排名相同,丹麦在此因素中领先,瑞士第二,澳大利亚第三,比利时第四,芬兰第五。丹麦在教育领域投入的经费最高,比利时对于每个学生的人均教育投入最高;在学生和老师的配备率方面:卢森堡在初等教育方面处于第一,克罗地亚在中等教育阶段领先。立陶宛,葡萄牙和拉脱维亚在此因素也处于领先地位,分别为第十,第十一和第十五。

吸引和留住人才因素。瑞士排名第一,第二名到第五名依次为美国、卢森堡、加拿大和德国。爱尔兰排名第七,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八,中国香港第十。在此因素的生活费用指标上,前十名的国家中加拿大是开支最少的,美国和德国随后。开支最多的国家和地区为丹麦,瑞士和中国香港。

人才准备度因素。在人才准备度因素中,瑞士排名第一,第二到第五名分别为新加坡、荷兰、芬兰和加拿大。在此因素中的劳动力增长指标(百分比变化)上,卡塔尔表现最好,达到了9.53%,紧跟着的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9.31%,土耳其6.43%,委内瑞拉6.10%,印度尼西亚3.11%。瑞士1.81%排名第十五,德国0.61%第二十九。

最具人才竞争力的国家

通过分析2005-2015年的世界人才排名,发现有几个国家在这几年持续获得高分,如果这些国家在5年或更多年份一直位于前十名,我们就称这些国家为最具人才竞争力的国家。

最具人才竞争力的国家在致力于本国人才的教育和投资方面与吸引海外人才保持了平衡,这种人才竞争力战略使得他们能够不断地满足本国经济对人才的需求,也显示了这些国家在运用影响人才的政策方面具有高度灵活性。

从2015年的人才排名结果来看,把本地人才投资和发展与吸引和留住海外人才的能力保持有效的平衡的国家,在研究周期内的排名一直保持得很好,如瑞士。国家的排名结果显示,在充分拓展开发海外人才渠道的同时,需要发展自有人才。另外,马来西亚的例子表明改善发展自有人才和海外人才的战略,对国家在总排名中的表现产生积极的影响。

如果一个国家在上述战略上达不到平衡,往往在总排名中会下滑。从新加坡在总排名中显示的结果看,它是投资和发展人才因素与其他指标组合的结果,如生活成本。换句话说,新加坡虽在2015年的排名有所改善,但结果显示其在自有人才资源培养和吸引海外人才间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平衡,因此,在研究周期内,新加坡一直在十名前后波动。同样,德国的发展经验也呈现一定程度的不平衡。结果显示,尽管德国在投资和发展人才以及吸引和留住人才因素上有所改观,但如果一些必要的能力和技术不能不断地更新和补充,满足人才需求的经济准备度会逐渐减弱。最后,巴西的发展过程也表明,如果所有的人才竞争指标间存在不平衡现象,对保持有效和动态的人才渠道是不利的。(作者单位: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


上一篇:教育部印发意见:不鼓励东部高校从中西部和东北高   下一篇:领英:2017年中国人才招聘趋势报告